"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无授权渣翻】Silly Old Bear and a Missing Tai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800083
主cp是小安迪和大师兄,附带一点儿Rafico。

Silly Old Bear and a Missing Tail

当Andy从Pico那里得知Leo Mayer与自己同天生日时,这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与Leo不算是朋友,但他认识他。那个人多年来一直住在离他不远的街区,却从来不承认这个事实。

而人人都爱Delpo的共识是如何发展起来的便更让人讶异了。

现在,Andy会成为第一个承认Delpo的比赛对于巡回赛事而言不可或缺的人。在Stan出现之前,Delpo一直是大家公认的最不想遇见的对手。

当然,Andy知道自己与Juan Martin一向关系不佳,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在青少年大满贯比赛前,他从来不认为他们的道路会有所交集。不过由于Rafa与Pico的友谊,他倒是已经听说了这个名字。当他们在青少年比赛中较量时,Delpo已经是个出色的攻击手,但并不擅长防守。

他们向来关系不好。毕竟他曾经与Delpo有过误会,自己曾在一场比赛的正中叫住他并认为他贬低了自己的母亲。即使事实并非如此,这仍然是…十分奇怪的,不过是从一种人生攻击转向另一种。谁会把在一场比赛的正中批评对手的行为作为一种策略呢?

—————————————————————————

尽管Andy正专注于在实况足球里打败Pico,他却仍在为与Delpo的事烦恼。

在他们完成第二回合的交锋后,Andy询问Pico,“我猜你认识Delpo好久了?”这会儿Pico已经拿下了前两回合但仍坚持继续玩下去,毕竟直落三盘才是最完美的。

“当然。毕竟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Pico耸了耸肩。“你问这个干什么?”

Andy同样耸了耸肩。“你和他之间就从没发生过什么?”

“发生过什么?”Andy点了点头。Pico顿了顿,思量着怎么给出一个合适而直率的回答。“我已经有Rafa了,为什么还要想着怎么对付他?”

他语气里的反感极其清晰,这使Andy在酒店的沙发上一下子坐直了。比起对Rafa的承认,Pico对Delpo毫无褒词更加令他吃惊。他已经大概知道Rafa与Pico的关系,不过现在才真正确认。“你和Delpo之间怎么啦?”

“我和他从来没有亲密到将‘我和Delpo’相提并论。但现在我们俩之间也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友谊。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受够了他的把戏。”这会儿Pico不再专注于实况游戏,而是仔细打量着Andy,“你究竟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他好像故意要忽视我。我一直知道他就住在迈阿密的那个街区,但是他总是假装他不住在那里。我是说,当他手腕受伤的那段时间我的确试过联系他的…”Andy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会让我这么困扰,或者说他让我这么困扰。”

“是这样吗,”Pico说话的方式让Andy感到熟悉。他皱了皱眉,尽管并不确定,他却感觉Pico正在嘲笑自己的这番抱怨。“你是认真的吗?我没法判断被我当面称作屹耳驴的人是不是认真的。”

“得了,得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在想,你居然和这么一个像可爱的泰迪熊一样的人相处还会遇上麻烦。”

“省省吧。”

“我就是这样的人,并不是针对你。”Pico的坏笑让Andy想要往他脸上扔个枕头。“不过严格说来我也不了解他。我从来没有真正理解Delpo。尽管小时候就认识他了,我还是得这么说。他现在在马德里,尽管他第一轮就碰上Thiem所以可能走不了多远。你可以找到他,别再垂头丧气了。”

—————————————————————————

Andy倒是很想避免相遇,但是运气显然不站在他这边。Juan Martin战胜了Thiem,这意味着他暂时不会离开此地。Andy应邀与Rafa和他的家人共进晚餐,享受家庭烹饪。六英尺七英寸的身高却无法阻止他走进厨房。

“这是个惊喜,”Andy说道,他已经在想Pico会躲在哪里。Rafa在这里的事实实际上可以抵消掉Delpo的出现带来的不适。

谁计划了这一切显然不在Juan Martin的考虑范围之内。“哦,你好。”[原文为Hola,西班牙语]他琢磨,Delpo在知道自己必须讲英语的时候有没有事先准备过。“我,呃,很久没见过Rafa了,所以就来了。”

“我也一样。我正在马洛卡训练,既然还在西班牙,当然不愿意错过这样一个机会。”Andy并不想吹嘘,但让他难为情的是,他听起来就像在吹嘘。

“你口味不错。真让我惊讶。没想到你还喜欢家庭烹饪。”

“苏格兰菜倒是不太能激起乡愁。不过我外婆做的脆饼不一样,它能让大家心往一处想。”

“没错。毕竟你们国家赢了戴维斯杯。”真是不能更尴尬了。西班牙人这会儿去哪儿了?“或许这是我们的问题。有些人对食物比较挑剔,有些人不大在乎这些。”

“另一方面,我倒能理解为什么西班牙人这么注重他们菜谱的保密。”

“Andy对食物的品味的确很不错,”Rafa插话道——他走来与Andy打招呼时仍戴着烤箱手套。“即使家人没有来,体验家庭的氛围还是很棒。”

Delpo承认道,“我很想念这一切。”他对Rafa的喜欢显而易见,但他也注意到了Andy一直聚焦于自己的目光。“晚餐需要帮忙吗?”

“海鲜饭很快就要做好了。只需要布置餐桌就行。”Delpo点了点头,立刻往餐桌的方向走去了。“谢谢?”Rafa向着Delpo的方向喊了一声。“谢谢你来,Andy。现在厨房里人太多了,而且Delpo一个人就占了两个人的空间,”他为这个念头微微发笑,“我当然不是说他的块头有加索尔那么大,不过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他好像根本不知道我会来,”Andy下了个结论。

“他的确不知道。我本来觉得没关系,不过现在看来有关系?或者说你很在乎?”

现在Andy必须提出自己的疑问,否则他就没有别的机会了。现在发问总要好过让自己一再为那疑问而分心。“是Pico搞了这个恶作剧吗?”

“不是。怎么会?我都不能提Delpo的名字…”Rafa望了望四周,却并不确定自己的话是否会被别人听到,然后他低声说,“这名字一摆到他面前就容易引发争端。这点我心知肚明。”

Rafa这个人从来不说谎。他也许不会说出整个故事,但他说的每句话却一定是真实的。很难找到像他这样的人,当Andy目睹着Rafa从出众的青年选手成长为伟大的球员,又在低谷中仍然努力重回高峰的历程,便更加确信这一点,也更加尊重他。

—————————————————————————

晚餐的时候事情变得更糟。因为很显然的是,Pico与Delpo友谊的终止并不是什么人人皆知的事…Rafa的家人当然不知道,更重要的是,Delpo本人也不知道。Delpo为自己辩护道,“我是说,我不常看到他,但我还是会应邀去他父母家,怎么会…”

Andy喃喃道,“你观察力不怎么敏锐。”

有一个片刻,Delpo的脸沉了下来,然后他硬邦邦地扫了Andy一眼,“你从没变过。像以前一样爱给人扣帽子。”

“你怎么都察觉不到Pico连话都不和你说?这可不是我编出来的。实际上他都这样告诉媒体了。我是说,他是个很冷静的家伙,所以他对媒体说的话足以让我相信了…”Rafa抬了抬眉毛发出了警告讯号,这是Andy没有说下去的唯一理由。

“我想我们呆在不同国家的时候我要喜欢你得多。因为那样我就能忘了你是怎样一个人了。”

Rafa起身给杯子加水,他不想直接注视这场僵局。Rafa的妹妹和母亲则专注于她们自己的对话。

“我的确没变过,”Andy低声表示同意,随后继续埋头于餐桌。他对于打破这场僵局并没有多少兴趣。

Juan Martin发出了一声咕哝,这声音似乎更适合网球场,不过同样是放弃的信号。

—————————————————————————

因为需要为明日做准备,Andy选择在饭后离开。他倚在门廊上等着他的车,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Delpo的声音,“我怎么使你困扰了?”

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转身。他能感觉到Delpo的声音从自己上方传来。“别提了。你一向长于此道。”

“我们都很擅长…”Delpo在脑海中搜索着恰当的英文词汇,“使对方沮丧。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实际上,我倒是有点明白的。你知道的总是太多了。”

Andy没有说话,他在等待Delpo的进一步解释,不过Delpo也没有开口。于是Andy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真的不知道Pico这么想。我知道他跟你和Rafa走得很近,但我…直到戴维斯杯都没意识到自己和他太疏远了。我想他妈妈大概知道。”

“哦。”

“我没法像你那么出色。在场上你的大脑转得那么快,你总能破译各种信息。我想这和语言不一样。”Andy转过身,第一次看到对方温和的目光。“我知道你尝试过。责任在我。我…总是觉得这很难对付。这很难,这是…错误的。你结婚了,你是个父亲,我不该…就算你没有结婚没有孩子我也不该这样。显然我说错了话,人人都知道罗马的事…”

Andy一直在点头,他斟酌着那些句子,意识到他们彼此远离的原因是如此清晰。“我很抱歉。我很…惊讶,真的。我才知道你之前就在卖迈阿密公寓所以早就不住那儿了。都是小事。”

他害怕自己还会伤到阿根廷人的心,但却被一个宽广的怀抱所环绕,他听到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谢谢你,对不起,不过还是谢谢你。这是我能做到的事情。”

汽车这时到达了,Andy不情愿地离开了那个怀抱。“明天好运,”他说道。

“谢谢你。我打算跳过罗马的比赛,因为我已经打够比赛了,所以现在虽然还早,不过还是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Andy止不住地微笑起来。“非常感谢。”

评论(7)
热度(8)
  1. panda爱吃米Harry Hall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菠萝酱加工厂
    看来全世界不止我一个人萌菠萝酱!!!啊啊啊!!!暴风哭泣!!!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