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A River Runs Through It】《大河恋》原著翻译Part4

或许我们总是在思量两个人中到底哪个人更加坚强,但是,倘若孩童时期的问题未能在一个特定的时刻得到解答,它们在日后便不会被提起了。因此我们重新亲近了起来,就像我们本应做到的那样。我们也感到,当我们共同走过山林与河流时,它们对我们也是那样亲切友好。

我们不再时常一同钓鱼倒是真的。现在我们都三十出头了,而这里的“现在”指的是1937年的夏天。父亲已经退休了,现在他和母亲住在密苏拉的故居,而保罗在蒙大拿首府海伦娜做记者。我则“跑去结婚”,这是弟弟对我的这一人生阶段做出的描述。在这个阶段,我与我妻子的家人住在狼溪附近的小镇上,但是狼溪距离海伦娜只有四十英里,因此我们仍然常常见面。这便意味着,我们仍会时时共同钓鱼。事实上,现在我来海伦娜的原因就是为了找他一起钓鱼。

另外,我的岳母也让我这样做。我对此并不开心,但我确信我弟弟最后会同意的。他从未拒绝过我,并且他爱着我的岳母和妻子,尽管他并不理解我怎么会忽然就有了结婚的念头。

我在蒙大拿俱乐部门前遇到了他,这间俱乐部造在拉斯特钱斯峡谷发现金子的地方,它本是为富裕的黄金矿商们所打造。尽管当时是上午十点,我却预感到他要买酒。在我向他提问前,必须事先给他提供消息。

当听说那个消息后,我弟弟说道,“他简直像淋病一样讨厌。”

我对弟弟说,“别和他计较了。他是我妻子的哥哥。”

弟弟说道,“我不会和他钓鱼的。他来自西海岸,而且他用蚯蚓钓鱼。”

我说道,“算了。你知道他出生在蒙大拿也成长在蒙大拿。他只是在西海岸工作而已。现在他回来度假,而且他告诉他母亲他想和我们钓鱼。尤其是和你一起钓鱼。”

弟弟说道,“几乎每个西海岸来的人都出生在落基山,他们当年没能成为飞钓手,所以他们就搬到西海岸,当上了律师、注册会计师、航空公司老板、投机商人,或者摩门教传教士。”

我本来不确定他会不会买酒,但他已经买了一杯。

我们站在那里望着彼此。我们不喜欢正在发生的一切,但似乎也没有做出绝对的否决。事实上,对于我妻子的哥哥,我们的意见并没有多少分歧。在某些方面,我对他的反感甚至比保罗更强烈,毕竟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脸上看到自己妻子具有的面部特征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另外,”我弟弟说道,“他是个使饵的钓手。那些西海岸来的蒙大拿小伙子晚上总是坐在酒吧里说谎,编造他们童年时期当猎手、捕兽者与飞钓手的故事。但当他们回家后,倘若不从花园里拿出一个放蚯蚓鱼饵的咖啡罐,他们甚至不愿意在门廊前拥抱母亲。”

我弟弟和他的编辑同事负责了海伦娜报纸上的大部分文章。那位同事是为数不多的出自小城镇的传统学校却有着激进论调的编辑。他一大早就开始喝酒,这样他就不会觉得对不起别人。他和我弟弟彼此欣赏。镇上的其他人则害怕他们,因为他们的文章都写得犀利,而且在这样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里,他们都需要家人的爱与支持,并且他们也确乎得到了。

我现在可以断定自己确实想阻止弟弟买酒。但他却说道,“我们进去喝一杯吧。”

我听上去似乎害怕站出来批评他,这是个错误。我说道,“对不起,保罗。对我来说,现在喝酒太早了点。”

因为还有别的事情要告诉他,我并没有让自己站在道德高点,至少这没有在我的眼神里体现出来。我只是对他说,“弗洛伦斯叫我问问你。”

PART1戳这里

PART2戳这里

PART3戳这里

评论(6)
热度(5)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