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Gary Oldman/Tim Roth】【无授权渣翻】Heads Up.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766

HEADS UP

Tim有时想,命运实在是个神奇的东西。它常使你偏偏碰见那些你最不想遇见的事。

当然,这样的相遇总是不可避免的。毕竟,你活动的范围也就是那么大,一起工作的也就是那群人,所以哪怕再努力地逃避,与某些人的相遇终归是不可避免的。

某时,某地,忽然之间你便与最不想见的那个人不期而遇。这种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所以碰巧自己遇上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但不知为何它还是可以使人惊奇。

Tim是为了拍片到伦敦来的,他将在此逗留三日。而在这座人口稠密的英伦首都,他碰巧撞上的那个人恰恰是Gary Oldman。

当然,他并非从未设想过这样的相遇。倘若条件允许,他甚至动过去拜访他的念头。

但是假如真的那样做了,他该怎么说呢?难道说,“嗨,好久不见。我只是路过而已,最近过得如何”吗?

他不能那样说。他不愿遵循被迫的本能,也不喜欢那些乏味的客套话。他根本不用问就已经清楚地知晓Gary Oldman这些年走过的路。他追随着那些Gary的信息,从他的电影,到他的妻子与绯闻。目光掠过报纸时他仍然习惯性地寻找着Gary的消息,无论那些消息来自银幕还是报纸或是杂志。无论他找到了什么,哪怕只是一则毫不起眼的小消息,他心跳的节奏都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他总是让自己对这些看淡点,让自己相信那不过是对一位同行职业性的关注罢了。

但他却知道自己永远无法说服自己,永远不能。

—————————————————————————

而现在他发现自己正与Gary Oldman面对面。Gary很随意地倚在化妆拖车旁吸着烟。他的头发乱蓬蓬的,唇角扯开了一个带点惊奇的微笑。他细细打量着Tim。

“我们正在这里忙戏服的事呢,伙计。每天早上折腾假发真够麻烦的。”

Tim心不在焉地理了理额前的头发。他想,作为一次开放式的对话,这起码听起来还算正常。

“你怎么会在这儿?”他问道,感觉一切都有些失真。似乎仅仅因为Gary的忽然出现,甚至连他脚下的沙砾与空气中的雾气都显得不像现实。

“一定是命运的旨意吧。”Gary优雅地耸了耸肩。

“命运。”Tim重复道,语气里带着几分怀疑。

“或许命运安排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到你的。”Gary如是回答。

Tim不需要他这样说。他真的不需要。

“我是为了拍片才来的”,他有些笨拙地说道。

Gary的微笑似乎淡了一点,但他很快就恢复了。

“自然是这样。过一会儿你来看我吗?我住在丽兹酒店。”

Gary说罢便转身离开了。他的脚步碾碎了地上细碎的沙砾。然后他就那样离开了。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竟然仍能对Tim施加影响。每次他们相遇都会擦出火花。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奇特的化学反应,而这正是他们合作的影片如此成功的原因。

而与他相处时Tim早就忘记了戏里戏外。

Gary是英俊的,Tim想。他在岁月流逝里优雅如初。时间一点点磨钝了他的棱角,花白了他的头发,但他仍是Tim所知最好看的男人。

丽兹酒店……Tim知道他会去,他不能不去。未来的剧本已经写好,并且没有任何改变的余地。

就如同无论他掷下哪枚硬币,都将会是正面朝上。

—————————————————————————

Tim来到了酒店的酒吧,那是一个光线敞亮且风格明快的地方,完全不同于自己的想象。他一眼就看见了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指的Gary。Gary看起来有些紧张,而这不知为何使Tim感觉很好。当他走近时,Gary终于看见了他。他露齿微笑,挥手让Tim坐到自己身边。

“我并不确定你会不会来。”

“我自己也不确定。”

Tim点了杯啤酒,小心地看了看Gary面前的饮料。Gary带着几分讥嘲笑了起来,“别担心,只是汽水而已。”

Tim可以感觉到自己因为尴尬脸红了,这多少使他有些恼火。自己明明是有权看他喝的是什么的。

“所以…你终于戒酒了?永远戒掉了?”

他并不喜欢自己那充满希望的口吻,但他只是想确认一下。

Gary叹了口气,“我很想说是,但我并不百分之百确信。我是说,现在我的确想永远戒掉。但人是会变的。一切都会变。”

Tim认为自己是可以理解他的,但他仍然忍不住地想起他酗酒时胃里翻江倒海般的痛楚。

“是的,世事善变。”他答道。

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改变。Gary还是那个Gary,Tim也还是那个Tim。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来也没有理由变到现在这样。他当然明白这些,只是一旦想起仍会感到酸涩。

Gary清了清喉咙,似乎在搜索着正确的字眼,“我,呃,我听说你和Nikki最近分开了。”

“是的,她和其他人在一起了。”

“这挺难接受的,伙计。”

Tim耸了耸肩,“这种事,比如爱情上的挫折,是常会发生的。”

Gary啜了口饮料,“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在令人不适的沉默中凝滞了片刻。彼此偷偷地打量着,而当目光相撞时又迅速移开眼帘。

Gary笑了出来,而堵在喉咙里的笑声却显得苦涩。

“我们相处时,从来没有这样僵。”

“的确,从来没有过。”

Tim旋即记起了他们初次交换的眼神、他们会心的眨眼。那是拍摄《与此同时》时的事了,尽管那时的Gary有点骄傲并且固执到难以被说服,那段友谊却仍是无比轻松和甜美的。

拍摄《罗森格兰兹与吉尔登斯顿之死》时他们更为专注与投入。Tim甚至能记起每一个细微的瞬间。在拍摄间隙他们坐在休息室里自在地摇晃着双腿。Gary曾经发现他盯着自己看,于是就俏皮地将指尖拂过他的睫毛。Tim发现自己沉浸在爱中。那是种最简单纯粹的喜悦,是一种从另一个人身上找寻到自己独具特质时的令人战栗的惊喜,而且自己清楚对方也同样欣喜于那样的发现。

他们曾触摸过对方的唇瓣,诚惶诚恐,犹豫不决。那时的Gary好像完全与他的角色融为一体了,他仿佛就是那个天真可爱的罗森格兰兹。Gary入戏到几乎使Tim觉得他们的胡闹会腐蚀掉Gary那份罗森格兰兹式的孩童样的纯净。

Gary喝完了饮料。“你想到什么地方去吗?”

“去哪儿?”

Gary耸了耸肩,“随便去哪儿。我房间好了。实在受不了酒吧。”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像是喃喃自语。

Tim移开了目光,“我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

Gary忽然一下子变得无比沮丧。而那不是Tim的错,真的不是他的错。

“为什么不呢?”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悲伤,甚至接近于请求。这简直使Tim快要屈服了。

Tim的喉咙里发出了一些不安的声音。他不想再留在这里,不想再盯着这张对自己永远有着强大诱惑力的脸。他知道这样下去不过是一团混乱。他们都是真的累了倦了。

他们曾经是那样的…快乐。“快乐”仍是他能想到的最恰当的词汇。那时的他们带着近乎原始的张狂,他们甚至想攀上屋顶向整座城市宣布,“我们相爱了!”而且他们也确实以属于他们自己的方式宣布了。每当想起那些照片Tim仍会会心微笑。Tim Roth I think you are sexy too

而他自己的回应则用黑色记号笔写在前额:Gary Oldman LET’S DO IT

他的邀约整个世界都看见了。他们从不介意他们之前就做过几百次了,更不介意别人是否认为他们是认真的。那段日子是那样疯狂却快乐,他们可以把几个小时的时光通通掷在阳光般跳跃的笑容里。

最后,一切都彻底结束了。鉴于Gary与自己不同的生活习惯以及自己拥有一个正常的温馨家庭的强烈愿望,Tim决定告别那种生活去组建自己的家庭。他知道那是正确的选择,时至今日他也从未曾后悔过。

他们分开后他也做过许多梦,但却没有多少真正实现过。

Tim深深叹了口气。他真的厌倦了。他知道自己的信念已经所剩无几,不管是对Gary,对自己,还是对爱情。

但他却仍然来到了丽兹酒店。

只是因为他叫了自己,自己就那样笃定地来了。Tim觉得这实在有点讽刺。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呢?一言不发地离开?或者欺骗自己世上从来没有存在过一个Gary Oldman也没有存在过一个Tim Roth,欺骗自己他们从未曾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般熟悉亲密、相知相识?他没法那样做。他知道他不会那样做。

“听着,Tim,我知道我这个人简直一团糟。我犯过很多错,我也不能保证以后不会犯更多错。但该死的,我…你明白的。”

他不能离开,当Gary的目光向他恳求着爱与包容的时候他绝不能离开。

Tim望着他,深深地望着他。他在那目光里既看到了岁月侵蚀下的疲惫,又看到了一如年轻时的质朴而热烈的渴望。他慢慢意识到那也正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想要留在这里,想要留在Gary所在的每一个角落。因为Gary没有他就是不完整的。他想要,也需要Gary是完整而饱满的。

他只是不想承认,他的心中也有一块只有Gary才可填补的空白。

就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那枚硬币被掷下那么多次却永远正面朝上,仅仅是因为它缺失了它的另一面而已。

那么多年的缺失之后,现在是时候改变了。

“那么,我们走吧。”他说道。 

FREETALK:

抛硬币相关内容参见电影《罗森格兰兹与吉尔登斯顿之死》。顺便附一张当时的GOTR。 

这篇里的不期而遇非常美好。以及以下这段简直不能更可爱。

Tim orders a beer, warily eyeing Gary's drink. Gary grins wryly. "Don't worry,it's just a soda."

Tim can feel his cheeks flush with embarrassment, and it irritates him. He has a right to check.

"So…you've kicked it then? For good?"

 仍然睡前赶工产物,不当之处欢迎吐槽交流。

评论(4)
热度(14)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