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Corluka/Modric】回家。

借卢卡生日把两年前的旧物拿出来晒晒太阳。

其实这是青梅一五年生日时写的一个短文。

灵感来自一五年青梅生日卢卡请他来马德里,虽然当初写的是卢卡到莫斯科给青梅过生日。

很久没开出青梅莫脑洞了希望以后还会有灵感。

祝卢卡生日快乐,健康幸福。

—————————————————————————

莫德里奇已经在货架之间转了好久。
——已经两个小时,他还没有想好给查理买什么生日礼物。
直到目光被某个角落里的红白色瞬间点亮。
就给他买那套红白条纹的围巾和帽子好了。莫斯科那么冷。
又用了同样红白色的包装纸。指尖的动作像拥抱时一样温柔。
大约是红白色彩一下子让他想起了那些少年时的故事吧。
萨格勒布的日子相隔久远却清晰得如同昨日。
生活的全部便是炫目的红简单的白。奔跑,微笑,和查理一起,一直是这样。所有的山长水远,似乎便是这少年时日相伴的温柔。
想起查理容易也不容易。卢卡觉得自己的记忆可能出了某些问题,相距久远的时光是前所未有的明晰,而明明无比切近的日子却是模糊成看不分明的色彩。
比如说萨格勒布他们被称作少年的日子;
又或者在北伦敦的午后,天空与浓厚的化不开的云,时常有小雨。查理总是揽着自己的肩头信誓旦旦地对尼科说着那句If he leaves, I’ll kill him。可后来他就没有回头地离开去了马德里。查理只说这一定是适合你的选择。
再后来呢。再后来就是如今的模样了。国家队里不算频繁的见面。每次相见倒像给自己一个回望的契机。回忆如同甜而烈的陈酒。每次从记忆的迷宫里抽身,总显得不太舍得。于是,他现在几乎很难想起查理如今的模样了。他眼睛的蓝色是不是变暗了一些更像莫斯科的色彩,他是不是又没有认真刮胡子。
我回答不上来啊,查理。所以我要到莫斯科来看你了。
这一次一定要把他很深很深地刻在脑海里。卢卡认真地想着捏紧了口袋里的机票。
他怀着所有的惶惑期待欣喜上了飞机——
全然没有考虑由于时差他到达那里是凌晨以及,如同寒冷与温和是两个全然不同的概念一样,莫斯科的冬天和马德里根本不是一回事而他穿着马德里的冬装去俄罗斯基本等于送死。
莫德里奇显然没有考虑到自己可能面对的大半夜在莫斯科无处可去并且被冻得半死的危险。
于是他合上眼便睡着了。
梦里又是一个多年前的盛夏。时光里萨格勒布的风声,仍是一如当初般的清晰。
滑行,起飞。
飞离这个冷而多雨的国家。到万里之外,他的莫斯科去。
—————————————————————————
乔尔卢卡二月四日一早开始莫名其妙地查航班。
二月五日凌晨有飞机从马德里来。
他想自己大约是闲得无聊了。他不会来的,对吗。
他要好好养伤。而且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也是这天生日的。不陪伴队友而一个人跑到莫斯科来,实在像个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
可是卢卡莫德里奇本来就一直是个小孩子不是吗?
乔尔卢卡决定凌晨去机场的时候,自己也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该准备些什么呢。
乔尔卢卡竟然一时茫然。
抬眼便看到了柜子上一张一张的马克西姆的CD——都是卢卡以寄存的名义放在他那里的。
莫德里奇是个安静温和惯了的人,但他对音乐的爱好始终让乔尔卢卡有些摸不着头脑。
乔尔卢卡不太喜欢那样掺杂了鼓点和电子元素的钢琴。他还是比较喜欢大自然的声音,比如说风拂动起初春的新叶,又比如雨水拍打窗棂的声音。
想来他也曾经试图努力扭转卢卡在音乐方面的喜好。但很遗憾,他自己并不比卢卡高明多少。
“也许,你可以试试柴可夫斯基。”查理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深沉一点。“高尔基说他表现出了斯拉夫民族的苦难。”
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卢卡在中笑得肩膀颤抖。
“我说,Charlie,那句话…其实是托尔斯泰说的。”
然后卢卡很利索地重新换上马克西姆的专辑。琴音里澎湃的热力逼压过来,几乎要盖过卢卡的声音。
“Charlie,我爱国。”严肃的语气配上孩子气的笑容。
好像后来查理也慢慢地开始听起他寄存在自己家里的马克西姆。
其实时间久了也觉得还好。尤其是当他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
那个温柔又调皮的孩子真像是嵌进自己生命的人,查理想。
这些年他被卢卡同化了多少,而自己又同化了卢卡多少。
很自然地拿起存了不少马克西姆的MP3并且将克罗地亚狂想调到了第一首然后放进包里。然后又忽然想到卢卡这家伙太蠢大约会忘了天气穿着马德里的衣服就来了——都是快复出的当口了别又感冒了——乔尔卢卡忽然想到他缩在自己的对于他太大的外套里的模样,兀自笑了起来。
—————————————————————————
莫德里奇下了飞机,突如其来的寒冷让他缩起了肩膀。
红白色的包装盒里有围巾和帽子。但是,只有查理可以拆。
时候太晚。查理一定是睡了。不好吵醒他。
把红白盒子抱得更紧些。大概是要靠关于查理的记忆取暖一夜了吧。
下一秒他感到背上突如其来的温暖,
以及耳畔温热的呼吸,“Luka.”最熟悉的声音。
一件外套、一个拥抱、以及顿时包围耳畔的克罗地亚狂想。他大约只花了不到一秒。如此连贯自然。
金毛脑袋蹭了蹭乔尔卢卡的肩头。
他熟悉莫德里奇每个微小动作的含义。于是无比自然地,习惯性地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似乎就在那一瞬,在这个莫斯科的冷夜,穿越了多少的时光回到了萨格勒布的盛夏、北伦敦的午后、以及国家队集训时的跳跃笑声。他们觉得昔日重来。
-Luka,我们走。
-去哪里?
-回家。
-Charlie.
-什么?
-生日快乐。
—————————————————————————
一个小时以后卢卡舒服地坐在查理的沙发上一边看着查理为自己热咖啡一边逗着睡眼惺忪的Oski,“Charlie你看他多可爱。”
捧着印着米老鼠图案咖啡杯的高大男人看起来有几分滑稽,但杯子里袅袅的热气又让人觉得温暖。
“Luka,你能别剪发了吗?今天的长度揉起来刚好。”
“还有,你不觉得Oski是被你吵醒的吗?”

[END]

评论(8)
热度(18)
  1. 春風与云雀Harry Haller 转载了此文字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