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Danny Ocean/Rusty Ryan】【无授权渣翻】Thieves at Heart.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89583

他们第一次亲吻的时候,Rusty并没有想太多,因为那什么也不算。

他们只是成功地完成了一次盗窃,那是他们目前为止最大的一票。肾上腺素混合着酒精在他血管里燃烧,收获应得胜利的兴奋感实在好极了。他感到活力澎湃,如同他们将获得永生。

他和Danny交换了一个会心的微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总能顺利渡过一切难关。

“他的脸…”,Danny说道。

“那是无价的”,Rusty表示同意。历经如此的艰难是全然值得的。他们未来应当再次共同完成这样的精彩。当然下一次较之此次应当有所不同,否则就毫无新意了。Danny总是有着层出不穷的绝妙主意。

“我们将来应当再干这样一票”,Danny说道。

Rusty大笑着点头,他认为自己现在所体会到的正是整个世界臣服于面前的快感。这种感觉无与伦比。

当他们成功越过一项真正艰巨的挑战之时,Danny总是最快乐的。他的眼睛里流淌着饱满的活力,目光明亮得胜过夜空所有的星辰。它们如同深邃的海洋——这个比喻无疑是极为恰当的,但Rusty并没有如是告诉Danny。因为倘若说出,一切反而显得不自然了。有些东西从来都是无需言说的。

尽管Rusty非常喜欢钻石,但比起那些珍贵的钻石,看到这样沉浸在成功喜悦中的Danny才是更好的奖励。

他们走进了酒店房间。Rusty当然没有犯错,因为他们这样的人本来便是靠着圆滑与小心过活的。让他感到惊讶的是,Danny这次没有一句戏谑之词。当他转过身时,Danny就把门锁上了,Danny的注视中有些前所未有的东西。

Danny没有移动,但那并不意味着他沉寂了。Rusty知道Danny身体深处的一部分是永远躁动不安且永远渴望着行动的。他的头脑也永远不曾停止运转,而是永远思量着伟大而崭新的主意。那些主意荒诞不经且看似毫无实现的可能,但它们却最终奏效了,而且每次都是如此(除了对付伯利兹那家伙的那一次——但那只是偶然事件而已)。

Rusty从来没有如此近地看到Danny这样的表情。他一时间尚未想好如何去解读面前的这个Danny。

Danny侧过头,然后,哦。在感受到愈发浓稠的空气之后,Rusty的心似乎坠了一下。他是感到惊讶了吗?或许有点吧。但惊讶并不足以使他犹豫。他带点得意地笑了一下。

“所以?”Rusty有些戏谑地问道。“不要只是站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的庆祝已经一切就绪了。”

Danny眨了眨眼,带着些许纵容的意味笑了起来,然后倾身向前。Rusty会意且热切地回吻过去,他们的唇舌交错,空气灼热异常——因为他们一样地热爱挑战,并且Rusty知道自己是多么擅长于此。

然后Danny从那个吻中抽身。Rusty舔了舔唇。他多希望那个吻还能继续下去。

“我需要去拿庆祝香槟吗?”Danny问道。他听起来有些气喘吁吁,或许合作成功促发的肾上腺素还在他的血液中奔流。

Rusty叹了口气。“你在取笑我吗?”,他故作责备。

“是你自己这么说的”,Danny回过身,却没有继续用吻覆盖住Rusty唇上带着得意的笑。“告诉我你是怎么弄到庆祝香槟的。”

“我的确拿到了。客房服务…”他含糊地比划了一个手势。“大概一会儿就会来。”这会儿,思考变得越发困难起来。

Danny点了点头。“一会儿就会来,那还不错。”

“是不错。”

Rusty很高兴他除了香槟还要了些墨西哥玉米片。他忽然感觉很饿。

然后他们慢慢冷静下来,看了部电影,Rusty没有继续想他们的吻。他们也没有再谈过那个吻,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那不是值得言说的东西。一个朋友间的吻又能意味着什么呢?

—————————————————————————

好吧,有时Rusty也会想到他们的吻。他想得并不算多,但还是比他应该想的次数多了一些。那个吻仍然不意味任何东西。

其他人也会在最不恰当的时刻幻想与最好的朋友亲吻吗?然而Danny与Rusty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因此这样的类比未免不甚恰当。Danny与Rusty较之普通人是与众不同的。但Rusty无法解释自己为何会在与其他人做爱时想到Danny——事实上,他都不知道与他做爱的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他是个讲究细节的人,按理他是不该忘记的。

他们又合作完成了几项难度陡增的任务,Rusty认为他应当用一个吻开启他们今夜的庆祝。他真的想要Danny,如果所有的梦都是一种暗示的话(它们很大程度上也的确是的),那么与Danny做爱一定是非常棒的。或许Danny只是一直认为这样有些奇怪并且自己会不愿意?

Rusty会让Danny感到自然的。他知道他们共处时是多么的合拍,就像闪电与鸣雷那样。

—————————————————————————

他没有如愿获得亲吻。他们甚至没能得到一场欢庆,没有共享香槟也没有同看一部糟糕的电影。Danny右肩上遭遇了严重的刀伤,而Rusty已经以自己尚未意识到的恶意威胁了三个人。

这或许是Danny的错,但他们算过了牌却没有发现哪里出了错。当Rusty温柔地为Danny处理肩上的伤口时,他做了个小小的鬼脸。

“Danny。”

“好的,好的,我不会再动了”,Danny说得很轻松。“我没事,你也还活着,这就好了。”

Rusty感觉心头一酸。“我知道了,”他说道。“不要耸肩,”他在Danny将要活动肩膀之前提醒道。“有了那块沙朗牛排你大概已经饱了吧。”

Danny笑了,“你总是想着吃。”

Rusty绽开一个笑脸。

Danny不再微笑。“Rusty?”

“我以为你会死”,Rusty坦白道,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他停顿了一下以使自己不至于意外弄痛Danny的伤口。他很生气,生气并且恐惧,好在最后终于放松了下来。“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些什么。”他心里想的其实是,我不知道倘若失去你该怎么办。

他想要的本是闪电与鸣雷般的默契,但收获的却只是震惊与打击。

“你到底想干些什么?”当Rusty发问时,Danny始终保持沉默。Danny始终有着周全的计划,Rusty对他的计划也总是确知且理解的。但是在当时的那个片刻,以及在如今的这个片刻……“你是不是不信任我能胜任工作?”他问道,声音里带着冷意。而这真的与工作有关吗?

“不,我相信你”,Danny立刻回答道,Rusty现在开始后悔自己刚才所说的话语了,因为现在的Danny看起来很受伤。“但是他们想要伤害你,所以我才会插手的。”

“他们只是有可能会伤害我”,Rusty纠正道。“我们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我们在玩处理过的牌,并且偷偷加了几张。我掩饰得很好。那只是应急计划,Danny。你跑过来反而把我们拆穿了。”而且还把自己弄伤了,你这个傻瓜。

Danny瞪着他,然后咬紧了牙关。他显然生气了。

Rusty是固执的,但他却是个不错的朋友。此刻他的心似是遭遇了一记重击。“我不能失去你”,他说道,面对Danny眼睛的时候他总是无法平静。Danny能活下来实在是个奇迹。

Danny什么也没有说。

“好在我们不止有一种掩饰方式”,Rusty很快加上一句,因为此刻的静默使人感觉陌生而又沉重。他讨厌这样的静默。“现在让我帮你把纱布固定好。”

Danny微笑了一下,然后轻轻摇了摇头。空气里似乎有种奇怪的感伤。

—————————————————————————

在那以后,他们的合作一直很顺利,正如他们一直以来的合作那样。那次事故只是偶然而已,Rusty想。那什么也不算。

但事实不是那样。有些东西改变了,哪怕他们都假装若无其事也无法掩盖。他刚刚才意识到自己爱着Danny,这无疑是十分糟糕的。这种感觉的出现是在…当然他现在想不起来那感觉从何时而起并不令人惊讶。这所带来的感觉令人惊异。人们总会将他们误认为是一对恋人。

但是Danny却不再让Rusty像从前那样频繁地触碰他了。他似乎连寻常的肩膀相碰都要极力避免。Rusty也从不敢向Danny指出这些,因为他不想听到Danny的说辞。

他们之间这样的紧张气氛是前所未有的。Rusty需要找到一种解决方式。他相信自己能够找到。

—————————————————————————

然后Tess出现了。

—————————————————————————

起初,Rusty认为Danny大概是想证明他和自己只是朋友关系而已,但如果那就是他的计划,这无疑非常糟糕。Danny不需要Rusty告诉自己该怎样做。

(那就是这样了,Rusty想。Danny并不像自己需要他那样需要自己。)

事实证明那并非Danny的全部计划,因为当Rusty不在的时候,他的计划总是过于庞大并且失控般飞速发展。Danny不仅是想要证明自己对Rusty不感兴趣——他险得越来越深,并且对这个女人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他与Tess相爱了。

Danny如此沉醉于这份爱情以至于他与Tess共处的时间超过了与Rusty闲逛的时间。当Rusty越来越多地独自外出闲逛时,他感到不适且苦楚。

Danny如此沉醉于这份爱情以至于他说出了自己想要与Tess结婚并且就此安顿下来的话语。

而Rusty…Rusty假装这一切都不让自己痛苦。他不曾问过Danny是如何看待Tess的,因为他知道Danny所回答的必定是自己所不能给予他的。所以,好吧。

这并没有什么。

(他们本应一直生活在一起,但Danny却说自己想与Tess一起老去。)

Rusty试着去喜欢她,他的确那样尝试了。但他却无法真正做到。

—————————————————————————

Danny与她在一起很快乐。Rusty会学着接受这样的事实。

该死的印加婚礼面具。

为它们付出那么大代价根本不值得。

它们根本不值得让Danny荒废五年时光(同样也使Rusty荒废了五年时光,但他感觉那比五年还要漫长)。

Danny替Rusty承担了他的过错。又一次。

Rusty搞砸了计划中的一步,但他现在却独自呆在房间里。

而Danny却在监狱里。Rusty与他失去了联系。

Danny为他的过错担下了惩罚。他有妻子。他本应该过着单调而寻常的家庭生活(而他坚持让自己的生活继续刺激下去,Rusty还曾经就此戏谑过Danny,因为他认为那才是Danny所真正期待的生活)。

然而牢房生活却与Danny所期待的刺激恰好相反,而Rusty——该死。他当时本应该坦白一切的。Danny Ocean是谁?谁也不是。这是一个新婚的局外人。他根本没有盗取印加婚礼面具的荒谬动机。

Rusty内心的一部分却由于Danny选择了自己而充满了负罪的快乐。他选择了自己而不是Tess。因此而生的喜悦似乎过头了一点。

他不算一个多么好的朋友,是吗?他想要的太多了。他太自私也太贪婪。Danny又一次为自己的过失担责,他想用自己的整个余生去记忆。他永远不会再让Danny离开。

再一次的合作,再一次的谎言,再一次未曾说出口的话语。

他不希望自己与Danny的重逢又是如此。Danny总能立刻看到他的心底。

—————————————————————————

五年已满。

时隔五年再见Danny正如Rusty所一直设想的那样。当年那个吻未曾弥补的饥饿感也一直不曾远离。

Danny找到了他,尽管Rusty事先知道了他出狱的时间——甚至精确至秒。

Danny没有使他逃离,在Rusty看到他的那一瞬,他便无法离开,他甚至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他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五年的时间对于思考与计划而言已经足够充裕。他需要…他需要Danny。而且五年时间也让他学会了更加真诚。

当终于来到了一间只有他们两人的房间时,Rusty仍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他只是将Danny揽进怀里开始了一个吻,他希望他所有的歉意与渴念都可以包含在这个吻中。他紧紧拥着Danny以使自己相信Danny的确在这里。他希望Danny会明白,以他全部的真诚。

Danny回吻了他,而这一次他没有抽身。

他真的明白了。

“我们这一回或许应当谈一谈了”,Rusty深吸了一口气。“我早就准备好了要说的话。非常——非常浪漫”,他说道。

“等会儿再说”,Danny说道。那是一个承诺,而不是一次回绝。得到承诺的感觉对于Rusty而言稳妥而美好。

他们将会一切安好。比安好更好。

确凿无疑的是,他们共处时便会擦出火花。一切都是那样完美无缺。

—————————————————————————

第二天清晨,Danny说道,“再来一次?”

“是的”,Rusty表示同意。“永远如此。”

Danny的微笑倏然点亮了他的世界。

评论(32)
热度(14)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