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Meet Joe Black】Did I Dream You Dreamed About M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9039

咖啡厅里遇见的男孩已经去世约莫一年了。但Susan并没有精确计算过时间。他们告诉她,过完即将来临的生日她就要九十三岁了。当她问起的时候,他们——她的孩子们,她的护理者,极罕见地告诉她,他是在一年前去世的。在聆听他们的回答时,她看到他们掺着悲伤的微笑。她想念他,但对他的思念却不像对父亲、姐姐或是他们新婚伊始收养的猎犬的思念;也不是对当初尚处臂弯、蹒跚学步、青春张扬的孩子们的思念;更不是对于病人、诊室、驾车或是那家他们相遇的咖啡厅里早餐的思念。她以真切的渴念思念着这一切,并为昔日不再而流连伤怀。

她想念着那个始终以某种方式保存着孩童式的天真的男人。癌细胞已侵入她的骨髓,锥心的刺痛伴随着苦楚的思念。他的离世并非只是一种失去,而也是一种疼痛的收获、一种永远无从减弱也无法平息的痛苦。它绵长而持续,如同深藏于她身体中的秘密。它时时刻刻提醒她思考生活与生命,热爱与爱情。

当她发问的时候,他们总会在回答时轻轻拍一拍她的肩膀、前臂或是手背。最近她被轻拍的次数很多,人们的关怀无疑令她感到舒适,但却总不如那些年倚在他的臂弯里、紧握着他的手、吻着他的唇、抚着他疲惫的肩膀度过的云上时光。毫无疑问,那是她生命的黄金时代。但在某种程度上,那些日子是借来的、是挪用的,是与她共度了似是不真实的一周的那个来自另一世界的访客让她日后的生活真正成为了现实。

她以饱满的勤勉与热爱努力地活在当下,努力地了解自己的丈夫——她的爱人与她孩子们的父亲。她以满心的忠诚优雅地与他共同老去。她用整个生命爱他。她再也没有想起另一个人,那是第一个,同样也是最后一个。

但现在,当她的生命之光逐渐黯淡,她又记起了他,她花费了极长的时间静静冥想。如同重拾记忆,如同重新生活,如同将一切重头来过。当她阖上双眼时,他便会如同响应她召唤般出现。尽管他是她的丈夫,但从男孩变成男人的那一刻,他便不再是他了。他是闪电,是热情,是难以抗拒的魔力。离开他自己便无法生活,可到头来他却将离开作为送给自己的礼物。她接受且理解这一切,她用整个生命铭记着这一切,并且在接受这一切后用心生活着。一切就像父亲向她承诺的那样美好。

只是。

只是她一直在等待着这样的美好走到尽头。出于自觉却并不焦急,她以极大的耐心与包容平静地等待着。现在她即将行至生命的终点,透过有限的视野,她已看到他徐徐向自己走来。她想知道他是否会如同从前般出现,但他如何出现在此刻已经失去了意义。她希望他仍能拥有有形可感的身体,她希望可以触碰他,希望他可以将自己揽进怀抱,希望他可以轻轻摇着自己入眠。每每她这样沉思默想的时刻,她都会惊奇地发现,他总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于是,她睡去了。

“是你吗?”

“是我。”

她深深叹息,声音哽咽。他轻抚她的双颊,用吻轻拂过她的眼睑。

“我不知道我是这样思念你。”

“我很高兴你不知道。”

“然而现在我知道了。”

他点了点头。“在此刻来临之前,我对你的思念对于我们两人而言都已足够了。”

她微笑。“谢谢你。”

“我爱你,无论此刻还是彼时。我对你的爱永不止息。”

Freetalk:

很多人说这片子是皮爸颜值巅峰,其实我的感觉颜值巅峰还是《大河恋》。

不过这个片子里三十五岁的皮爸眼神和表情里保留的少年性还是让人不由喜欢。

皮爸最让我喜欢的大概也就是这无关演技的天真感。

刚看完这个片子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影评里写,“看《返老还童》的时候恰好在吃花生酱抹面包片,起初没什么,等看到片子的稍后,已经‘退化’为年轻健美的十八岁本杰明站在门口,羞涩地一笑,当时就想哭了。那是年轻的Joe啊,死神回来了,他还是回来了。”

诚然这个片子没有多么好,但偶然想到这个影评还是略感感动,在AO3上翻了翻真的有文就译了出来。

赶工产物,不当之处欢迎交流吐槽。

评论(38)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