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Tyler/Jack】【FC】【无授权渣翻】A Reversa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23593

我本来不应当为发现他像主人一样倚在我家门口而讶异的,但我一直都是杰克刺痛的神经,一如从前。

“什么。”我没有质问,只是平静地说。“你回来干什么。”

他叼着根烟,露齿一笑。我注意到他的头发又长了回来,但我没有这样告诉他。因为我明白他一定知道。

这一切多像一场反转。

“我不过是路过,来看看你在干些什么。”他回答。他的目光越过我的肩膀扫视着我那该死的新公寓。现在我的房子里少了厚重的混凝土,代之以朽败的薄壁。真是划算的交易!

我向门框走近,试图以此挡住他的视线。我将一只手搭在门上,希望能够防止他走进屋里。这些举措用来对付他毫无作用,但我至少可以试一试。

“听着”,我说道。

“我在听。”

我摇了摇头。“听着。你应该已经死了。你不该再回来。”

他耸了耸肩。“是医生告诉你我死了,还是只有你自己告诉自己我已经死了?”

我瞪着他。我叫他滚出我的房子。

他挪了挪嘴里的那根烟。我注意到那根烟根本没有点着。

“要是我不走呢?”他问道。

我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我将采取的行动。其中可能还包括了仍然藏在我抽屉里的一支枪。

他轻蔑地哼了一声。“真的吗?你现在就准备这么做?所以你到底想怎样呢,我是说,当我——”

话音未落他便给了我的脸一记重击,拳头刚好落在我面孔凹陷的地方。我能感受到我脸上原本浅浅的凹痕又加深了一点。在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我已经在他得意的笑容中攥紧了拳头。他将叼着的烟吐到了地上。

我们向屋内移动。毕竟医院已经宣称我精神错乱,在这种情况下扰乱邻居显然对我不利。

他给我一记又一记的重击,而我却总也打不中他。打斗进行中,他的夹克不知飞去了哪个角落,我那曾经松松垮垮地在我脖子上晃荡的领带也不知所踪。但我本来也不需要领带了。

他站起身,对着我的肋骨猛踢一脚。我缩成一团,身体蜷成半问号的形状。肋部的剧痛似乎让我把肺部的功能都忘了。

他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我恐惧的喘息声盖过了他的声音。他靠近了我鲜血淋漓的面孔,露出了自己渗血的牙齿。

“你需要我,”他说道,后退之际他又踹了我一脚。我蜷缩在地板上,连连喘息。

“你听见我说话了吗?”他边吼边一次次踢着我的腹部,我确信好几根骨头一定已经断了。我抬头望着他,挣扎在清醒与昏迷边缘的我试图在意识尚未被完全抽离前向他点点头。

“你需要我,”他低声说,他的脸又一次凑了上来。

我将口中的血水一股脑儿吐向了他燃烧着怒火的眼睛。

他眨了眨眼,极力摇头以甩掉脸上的血。

我想要问他是怎样做到的,但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快速漏气的轮胎一样干瘪无力。

他回望着我,冲我挤了挤眼睛,我看到他的面部肌肉正在抽搐着。我意识到他是在努力忍笑。有那么一个片刻,我几乎要冲着这荒谬的一切大笑起来。

他站在那里,他的出现让这间公寓变得生动而喧嚣起来。当我终于能喘过气来的时候,我向他露出了我的牙齿。

“是吗?”我说道。“我需要你?那都不算什么新闻了。但你——你需要我。”

那一刻他真的大笑起来,那饱满的笑声一下子把我拉回了我们在纸街晃荡的时光。

“想起来真是有趣。”我喊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根本不会在这里。”

此刻他的笑声达到了顶峰。然后他转了个身,饶有兴趣地把手放到膝盖上。

“那的确很有趣,”他边说边擦着眼睛。“你甚至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因为某种该死的原因,你连你自己想象出来的朋友都认不出来!”

我戏谑道,“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泰勒?我们也算得上朋友?”

他瘫在地板上瞟了我一眼。我很想知道他的目光里到底有什么样的意味。他发出了十分柔和的声音,近乎鼻音。

“不再是那样了,”他说道。在我皱眉询问这他妈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的唇已经逼近了我,我看得出他蠢蠢欲动。

我挣扎着推开他的胸膛,直到使他半坐在我身旁。

“这算什么,”我说道。

“这算什么,”我再次说道。

我试图再将我的话重复一遍,但他的一瞥已足以使我闭嘴。

“这就是你想要的,”他回答。他向我伸出手。我按着自己的胸口。

“我…”,我尝试着说些什么。

“你…”,我再度尝试发话。

“不,不,不,这是你想要的。你和你那该死的受虐倾向让你这么做,然后你再像这样跟我耍花招。你他妈到底想要我干什么?”

他耸了耸肩。“这和我从来没有任何关系。”

然后他笑起来。“我‘需要你’,对吗?”

我试图以愤怒的目光回应他那该死的微笑。“去你的”,我说道。

他扬了扬眉毛。“是吗?那好吧,当我真的那样做的时候你可不要介意。”

他又开始向我靠近,我又一次推开了他的胸膛。

“我…”,我又一次尝试开口。“我要好好想想这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他问道。

“你…你已经毁掉了我的人生。而我他妈现在又要成为你想象中的恋人?”

“这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你明白的,”他回答道。我真想再给他一拳。

“至于毁掉你的生活…这是我们事先商量好的。都是你自己想要的。”

“我没有…”,我试图辩解,但他摇了摇手不让我说下去。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告诉了我,然后你就想杀了我。顺便说一句,你可真够粗暴。”

我张开嘴试图说点什么,但他用吻封住了我的嘴。我完全忘了之前想说的话。

真不幸,他说对了。这的确是我想要的。

尽管这不是我必需的。

医生们曾说我需要找到一个稳定的归宿,比如说一份工作或者一项爱好,好让我安稳地生活下去,忘记我曾经渴望的无政府主义和大破坏行动。

好吧,医生,我已经找到了。这就是我心中符合你们“建议”的东西。

我深深地回吻了过去。

Freetalk:

回校前最后一翻。

这篇的叙述方式很有意思。最近看的好几篇这对儿的文居然还都挺甜。

真想能多翻译这对儿的文,然而想到新学期的希腊语+作业量据说是莎士比亚课三倍的英美文学,我只希望每个月能有时间翻译一篇。。

评论(12)
热度(19)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