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FC】【RPF】【无授权渣翻】The World isn't Your Oyster.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6803

他们第一天来到剧组的时候,布拉德正坐在导演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根烟。

你从拖车里出来后最先看到的就是坐在大卫位置上的他——你们两个此前从未在现实中相遇,这是你第一次见到他。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而皮肤看起来则有几分黝黑和肮脏。这是在片场的第一天。你不禁想,他这样的一面是为角色刻意为之还是那就是他的真实本色。

他波澜不惊地抬起眼,“诺顿”,他唤道。然后他掏出一包万宝路。“你要吗?”

“不用了,”你清了清嗓子。“我不抽烟。”

布拉德的唇角慢慢扯开了一个微笑,他向后靠在椅子上,吐出几个烟圈。“那很有意思,”他带上了几分南方口音的声音似乎在做着某种暗示——“你将会不得不抽烟的。”

后来你向芬奇问起他,那是一次拍摄间隙的随意提问。“好吧,那你期待中的他是怎样的呢?”大卫大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脸。“他是密苏里人。”

“但他在媒体面前说话从来不带口音。”

“媒体区分他和麦康纳的唯一根据就是麦康纳有南方口音而他没有。”

“他这样真蠢,”你说。芬奇忽然抬起头,他目光锐利地看了你一眼——只一眼——然后这场对话便结束了。

—————————————————————————

“诺顿!”那是布拉德在停车场对面叫你。你转身望过去——他已经打扮成了泰勒的模样,玫瑰色的太阳镜,红色的皮夹克。那份镜头前泰勒式的招摇也仍伴随着他。他向你比了个张扬的手势,“快过来。”

你照他说的做了,你们挤在他的拖车里,他悄悄抚过你的腰背。那会儿是下午一点,阳光明亮耀眼。剧组的实习生和服务人员在你们周围匆匆忙碌。这根本不是一场“深喉”式的见面,但布拉德却使它真的具备了几分那样的风格。

“听着,”他清了清嗓子,声音里潜藏着某种隐秘的力量。“我要把自己灌醉。”

“我一点也不吃惊,”你告诉他。“我明白你那套工作方式,伙计——否则你《夜访吸血鬼》是怎么拍的?

“很有意思,”他面无表情,“但我都是为了电影。”

“当然,”你微笑起来。“你当然是这样。”

“你今天只是个该死的喜剧演员,是吗?”布拉德的一只手靠在拖车后面,另一只手伸进口袋摸出了一只打火机。他一如既往把烟盒递给你。“要根烟吗?”

“不用了,伙计,”你耸了耸肩。“我只会因为角色需要而抽烟。”

“这很对,伙计。你的态度很对。”

“所以这个把自己灌醉的主意——”

“——都是为了电影。”布拉德充满期待地靠近了你,然后你眨了眨眼。此时的洛杉矶寒冷而阴沉,一场大风正在酝酿之中——你终于为他点着了那根烟。当你点烟时,他带着笑意的蓝眼睛平静地望着你。

他终于将你们之间的距离稍稍拉远了些。他深深吸了口烟,“谢谢。”布拉德调整了一下夹克的肩部位置,吸了口气又摸了摸鼻子。“泰勒和杰克将要醉醺醺地打一场高尔夫。我们要把这场演好。”

“我对你这种拉我上钩的方式可不太满意,”你说道,“但我倒是真的可以喝醉的。”

“好小子,”布拉德笑起来。他又一次靠近了你,把杰克领口下面的第一颗白色纽扣扣好——我是杰克的私人空间;我动不动就被布拉德皮特侵犯——然后他就走开了,奔向自己的工作。“快点,”说话间他已经跑开了。“那里就是街边打高尔夫的地方!”

—————————————————————————

“在密苏里,”布拉德说道,“每个人都有卡车。”他摸出他的烟盒并递了根烟给你——技术上说其实你现在正在工作中,但你正在拍的这一幕中杰克的确抽了烟,而芬奇已经因为不知什么事离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布拉德看着你,他的表情好像在说,因为他想要你抽烟,所以你就一定会抽那根烟。就这么简单。于是你真的开始抽烟了。

你们都坐在泰勒房间的地板上。布拉德的头靠着墙,目光里盛着有些悠远的乡愁。这里一如既往地黑暗而潮湿。布拉德看起来甚至比第一天来这里时更脏,而你意识到自己也是如此。“这里他妈的一辆大众甲壳虫都看不到。”他把烟从你手里拿了回来,你看到他的手指上结了粗糙的茧。“这在密苏里是违法的。”

“出于某些奇怪的原因我并不觉得这是真的,”你说道,然后你将一条腿平放在地板上,而另一条腿仍然屈着膝。

“那当然是真的,”布拉德纠正了你,将香烟踩灭在房间快要散架的地板上。芬奇对这些倒是不在乎的,他可能会觉得这样才显得自然而真实。“你这该死的家伙,为什么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回忆一会儿我高中时代的好时光?”

“我想象得出来,我们都相信你高中的经历差不多就像《年少轻狂》里描绘的那样。”你闭上眼笑起来。哪怕闭着眼你都能感觉得到布拉德正转过身子看着你。

“很好!你这混蛋,别再挑我在乎的东西胡说八道了,行吗?”

“你是指人们常把你和麦康纳搞混这件事?”

“我的口音可没那么糟糕,”布拉德低声抱怨着坐回了原位。“你这家伙居然拿这事胡说八道。”

“所以呢?”你耸了耸肩,仍然闭着眼。“我们都在玩着某种游戏。他是这样,你也是这样。所有人都这样。”

布拉德已经开始找另一支烟了。当他把手伸进口袋掏烟的时候,他的手肘碰到了你的身体。这房间的空间其实并不小,但布拉德却与你坐得极近。他真的融进了他的角色——有时候你甚至没法辨认那是泰勒德顿还是他——有一次你们拍摄他将你从汽车残骸中拉出来的一幕,布拉德将他的手臂环绕在你的腋窝下,他的手掌覆盖着你的胸膛。火热,甜蜜,血腥,黑暗。他所扮演的那个泰勒是那样咄咄逼人。“你知道吗?不止你一个人能玩那个游戏。我也可以挑你在乎的东西胡说八道,只是我不屑如此而已。我他妈只会用它来刺激你,伙计——你声音很像女人。”

你睁开眼,皱眉望着他。“很好,”你告诉他。“那真是——太好了。”

“你本来就不应该告诉我你对这事儿很在乎。”

“我们现在都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当初真是什么都不该告诉你的。”

“的确如此,”布拉德说道,他的拇指拂过化妆师在你唇上留下的一块淤青。“我们继续吧。”

—————————————————————————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芬奇有次这样对你说。那会儿是凌晨五点,他边晃动着手中的咖啡杯边点起了一支烟。“叙述者与泰勒是相爱的。”

你听罢说出的第一句话是,“他妈的。”

—————————————————————————

你在这里呆了三周,却感觉已经过了一年那样久。好像你从小就在纸街肥皂公司的总部长大。而现在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黑暗、模糊并且虚幻缥缈,甚至连布拉德都是这样。布拉德以令人不安的迅速在泰勒和他自己之间不断转换着。有时,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你尚未缓过神。在你缓慢而混乱的思维中,台词模糊一片,而你也同样实在分不清泰勒德顿和他的区别。

布拉德第一次带你去那家酒吧。那里霓虹蓝的灯光暧昧不清。你已经有了醉意。“我要你用尽全力揍我。”你说,“你醉了。”

“我的确醉了,”布拉德表示同意。“这倒是真的。”他点了点头。他的面孔汗津津的,裸露的肩膀是那样宽广。“现在。我要你用尽全力揍我。”

你大笑出声,不是因为这很有趣,其实这真的根本不有趣。这很荒谬也很黑暗,但绝不有趣。“我不信,”你说。“去你的,我根本不相信你。”

“他们也都这么说,”布拉德笑起来,然后他挥起拳头,带着醉意跌跌撞撞地模仿着穆罕默德阿里的脚步——这简直再次使你抓狂。“来吧,揍我。”

“你越来越荒唐了,”你告诉他。你用你蓝外套脏兮兮的袖子用力擦了擦眼睛和前额。或许那是布拉德的蓝外套。你已经记不清了。

布拉德没有回应;他只是平视着你,继续煽动你动手,直到你望向他的眼睛。这一次你不再大笑,而他也不再移动。“揍我,”他说道,声音低沉,有那么一瞬你发誓自己绝对从他目光锐利的蓝眼睛里看见了泰勒德顿。

你像闪电般迅速挥出了拳,一切都超出了你的控制。但布拉德的反应更快,他从来不会成为首先被打的那个人——他抓住了你的手腕,他手上粗糙的茧刺痛了你的皮肤,那疼痛使你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前后摇晃,你的双脚在潮湿黑暗的地面不断挣扎,直到布拉德忽然猛拉你的手腕并将你一把推向前方。

他缓慢地抬起你的手臂。喘息时他的嘴唇分开,黯淡灯光的照耀下他的唇呈现出惑人的蓝。他吻了吻化妆师在你手上留下化学伤痕的地方。然后他握住了你的手肘,而他的牙齿正抵着你的唇。

“揍我,”他再次说道。

—————————————————————————

纽约首映之后你给他打了电话。

“他们都说我们之间的化学反应超强,”你告诉他。

布拉德只是大笑,“真是鬼话。”

补充:

a Deep Throat meet-up中Deep Throat是72年色情片。

Dazed and Confused,《年少轻狂》是93年麦康纳主演的喜剧电影。

Freetalk:

这学期这么忙我居然还在翻译。但这篇实在太甜了欲罢不能。

看到有姑娘15年曾经要过授权但没得到作者回应,而且也没在LOF/SY上看到那位姑娘的译文所以还是把我的译文发出来。

赶工产物,不当之处欢迎交流吐槽。

评论(33)
热度(29)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