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Tyler/Jack】【FC】【无授权渣翻】Progres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405150

我正坐在沙发上,读着另一本废弃的杂志。当沙发弹簧发出咯吱声时,我知道泰勒打算加入我的阅读了。

我是杰克早就丧失了的新奇感。

他根本不愿意费神说话,所以我只当他不存在。我们就那样共处了一会儿——我假装阅读,而他同样假装从我肩后读书。

就是那会儿他靠在了我的肩上,这实在是…出乎意料的。我倒不是完全不乐于接受这样的他。我猜他是不是太累了——是不是像我一样得了失眠症。我觉得他不是这种人。我觉得他肯定不是。

他的手开始摩挲我的眼角,但我仍然盯着手中那本无聊的杂志。他抵在我肩上的扎人的头发实在让我心烦意乱。

他含糊地指了指杂志。“你在读什么,”他的口吻与其说是提问不如说更像陈述。

我告诉他没什么要紧的内容。

他叹了口气。“但那到底是什么。”

我告诉他那是关于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十年来并未取得多少发展。

他哼了一声。“这也算有所进步吧。”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几乎…依偎在我的肩上。泰勒德顿从来不会这样。但这…这又算什么呢?

我本想要问他在干什么,但我只是瞥了他一眼。他抬头对上我的目光,如同倚在我肩上的一个孩子。

“什么?”他问道。

“没什么,”我回答。

他的唇角扬起一个弧度。“我已经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我继续埋头于那本杂志,而他也开始再度摩挲我的眼角。我感受到他的手稍稍移动,然后来到了我的头发里。他正在…抚弄我的头发。他的动作几乎带上了几分闲适与慵懒。就好像我是只猫。

我问他是不是把我当成了猫。

他的呼吸里几乎都带上了笑意。“不。你是那种更小的、爱乱叫的小狗。那种被喂得太饱了的。”

我张开嘴想要反驳,但他的手指开始再度轻轻梳理我的头发,然后我便缄口不言。如果我们两人都正享受着此刻的话,打断这个情境对我们而言便都不算公平。

我们就那样共处了一会儿——我的手指抓着那本杂志;而他的手指则抚弄着我的头发。我开始感受到某种近似睡意的东西。我放下杂志,悄悄移动以免打扰到泰勒。他看起来就和我一样困——如果泰勒德顿也会感觉困的话。

我问他我可不可以向后靠。

他没有回答。但当我移动的时候,他跟着靠了过来。

我们组成了类似于半个问号的形状——他背靠沙发,而我倚着他的背。他的手指始终没有离开我的头发。它们似乎永远停留在我的头发里了。但我并不在乎。

我…的确一点也不在乎。

我想我们大概就那样睡着了,或者至少陷入了某种近似睡眠的状态。当我醒来的时候,他还在那里。

我是杰克最彻底的震惊。

我可以感受到喷在我颈部的他的温热的呼吸,平稳而安详。我近乎震惊地意识到,他仍然在睡眠之中。

如果我向更靠近他的方向蜷起身体,如果我的手搭在他随意放在我臀部的那只手上,那么沉睡中的他大概一无所知。只有我一个人会知道。

但是我的一部分仍希望他醒来。

评论(8)
热度(30)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