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虎豹小霸王】【布奇/日舞】【无授权渣翻】Rules for that kind of thing.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73754

布奇是那种强烈厌恶停滞的人。他想要所有人都认为,他伟大的远见和他内心不断涌现的新鲜主意使他一旦进入慢节奏的常规生活就会意兴阑珊。但小子知道那仅仅是因为布奇一旦感到乏味就会变得糟糕透顶。

乏味带来的感受就如同当你的鼻子瘙痒难耐时将你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乏味对布奇·卡西迪来说简直比死亡还糟糕。

所以小子就任由布奇做梦,任由他构想出那些疯狂又远大的主意;既然你就擅长这个,那你就一直想下去吧。

你负责想,我负责做。

他们间的不同分工基于平等的伙伴关系,然而人们总是把布奇的名字列在通缉海报的第一位,并且把他们称作布奇帮——仅仅因为他那张永远停不下来的嘴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然而,在他们共处的时候,小子发现布奇的主意并不像他声称的那样远大非凡。它们并不是“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那样的宏大念头,而仅仅是“我知道堪萨斯城有家好酒店所以我们去那儿度周末吧”这类玩意儿。

我们可以去那家我知道的好酒店打牌吃饭。

埃塔可以买顶新帽子。

我可以买个新怀表。

你可以在酒店叫客房服务,我们可以整天躺在床上。

不过是这样的小主意罢了。当然也是好主意。至少,小子从来找不到驳回布奇这些主意的理由。

“我有个想法,”布奇说道。他倚在阳台栏杆上,望着暮色中走过玛丽夫人门廊前的行色匆匆的人们。“我们为什么不去加利福尼亚待一会儿呢?”

“加利福尼亚的哪里?”

“小子,我不知道。弗雷斯诺,旧金山,你随便挑。”

小子想了想。他向后靠在椅子上,将脚翘在栏杆上,望着半暗天空中最初闪烁的星辰。“去工作吗?”他思考了片刻后问道。

“不,只是去享乐而已。我们现在手头有点钱了。”

“所以我们从来攒不下任何钱。”

“我们回来路上会抢家银行,”布奇告诉他。“别瞎操心了。问题已经解决了。”

小子又一次沉默了。“埃塔来了。”

布奇的目光望向小子的目光将信将疑而又饶有兴趣。“是啊,埃塔来了。她当然来了,她是我们的女人,不是吗?”

“我们的女人?”小子警告般地狠狠瞪了他一眼。“埃塔是我的女人。”

布奇大笑起来。“得了吧,小子。你知道不是这回事——要是我们都打开天窗说亮话的话,我们都知道根本不是这回事。”

“她当然是我的女人。我说是就是。”

“但是为什么?”布奇问道。

“因为这种事情是有规矩的。”

“小子,你是个不法之徒。就我知道的而言,你已经在五个州被通缉了,更别说至少还有五个我不知道的州。什么时候你也开始讲规矩了?”

小子又往椅子后背靠了靠,拿起喝了半杯的啤酒。他闷闷不乐地看着布奇,好像在说,我很想反驳但又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

“别这样,”布奇责备他。“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你我和她都知道牌是怎么放的。我们最好都承认这一点。”

“不要和我讲牌的事。”

“这是个隐喻。”

“我知道。我又不蠢。”

“我从没说过你蠢。”布奇愉快地注视着小子。“好了,没事了。随你的便吧。”

“我只是想说,你和埃塔之外的女人上床。”

“所以呢?”

“所以这种事是有规矩的。如果你和其他女人上床就不能把我的女人说成是你的女人。”

布奇叹了口气。“我爸整天和其他女人上床,但我妈还是他的女人,她永远不是‘其他的女人’。我爸可能和十个或者十二个女人上过床。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个,我们就当有十三个好了。”

“你父母结婚了。”

“所以呢?”

“结了婚就不一样了。”

“你想要我和埃塔结婚吗?”

“你要是敢我就杀了你。”

“你不会杀我的。”

小子懊恼地叹了口气,“我大概不会吧。”

布奇抓起小子的杯子喝完了里面的最后一口啤酒。“我投降。算你赢了。她是你的女人。”然后他微笑起来,带点儿反击意味的笑容在他的眼中闪烁。“我猜这大概让你只能做她的男人了吧?”

小子张开嘴想要回答却又停住了。他皱眉望向天空。“不。我觉得不是这回事。”

布奇扬了扬眉毛,要他解释清楚。

小子没有看他,但是已经明白了他的邀约。“我不知道,布奇。还没有人给这种事情定过规矩。” 

评论(7)
热度(11)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