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骗中骗】【无授权渣翻】四次亨利喝了酒,一次他没有。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750

Four drinks that Henry Gondorff had, and one that he didn't

第一杯酒
路德·科尔曼死讯传来的那个夜晚,他和比利在一起。他已经多年没有见过路德了,但这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始终是朋友,也一直保持着联系。老天啊,亨利甚至每年都给他的孩子们寄圣诞礼物。时不时挨揍不过是诈骗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一部分罢了,就像动不动进次监狱一样稀松平常。但路德一直是个绅士,在他逐渐老去之时他们竟听闻了他的惨死…

比利去酒吧喝威士忌。那晚,亨利似乎尽了全力痛饮,直到喝得烂醉如泥。

—————————————————————————

第二杯酒
那个小鬼就和路德在信里说的一样棒,但在他这样一个诈骗高手面前却仍然是个菜鸟。他还是有不少破绽,而且也尚未学会无需四处张望便可自如观察人群。如果想要真正入门,他就必须学会不动声色地读出一间房间里的全部蛛丝马迹。

亨利就那样看着虎克在漏出假钞一事上假装无辜。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小子心里有鬼。特维斯特捻胡子的模样让亨利明白他已经知情。那小鬼精明却又满口胡话,特维斯特不太欣赏他。但亨利却就是喜欢这样的他。他举起啤酒瓶,竭力掩饰着自己的微笑。

—————————————————————————

第三杯酒
虎克简直想要害死他。一开始,那小鬼跳上辆车才躲过罗纳根部下的追杀。而现在,他又得知这小鬼一直在隐瞒被施耐德纠缠的事儿。

当比利为那小鬼处理脸上的伤口时,亨利给自己倒满了另一杯黑麦威士忌。“你不能老瞒着朋友,小鬼。”

他原以为自己会极喜欢虎克的这一面,但现在却不太确定了。现在的事态比预想中更为复杂。必须借用虎克的力量才能对付得了施耐德。亨利当然能够关照好自己,但那小鬼要么不理解自己所作所为的风险,要么就是根本不在乎。

不管那小鬼愿不愿意,亨利悄悄给他派了个保镖。或许最好不要说出来让他知道——如果那小鬼蒙在鼓里的话,乔伊关照他反而更容易。

(亨利努力不让自己忆起那些自己对师傅满心抗拒的日子,那会儿他比虎克还要小,但和那小鬼一样神气活现。他试着让自己不去想他们间的共同点。但他显然失败了。)

—————————————————————————

第四杯酒
大骗局之日已经来到。以往亨利最喜欢那种紧张的气氛,更热爱着目睹一切就绪的无与伦比的兴奋感。但这回他们是在拿命赌博。虎克这会儿本应来到店里了,但他却迟迟没有出现。到了骗局的这一步,态度决定一切。亨利叼着根雪茄,手里擎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他站在那里便吸引了所有的目光,使这场骗局的参与者们能够保持镇定而仅仅注意到他的存在(这也是他教给虎克的东西,如果那小鬼能赶回来的话)。

门开了,但进来的不是虎克而是乔伊。乔伊今天绝不该出现在这里,他绝不该出现在虎克不在的地方。亨利惊恐地抽出了嘴里的雪茄,并在将要泼了那杯威士忌之时及时放下了杯子。

当那小鬼终于走进他的视线之时,他实在无法掩饰自己倏然而至的宽慰。他甚至根本不曾尝试掩饰。他将那杯酒留在了吧台上,彻底忘记了它。

—————————————————————————

第五杯酒
当亨利走出门时,那小鬼赶上了他——穿戴得整整齐齐,显然已经做好了和他一起动身的准备。然而与其沉浸在这场成功骗局带来的狂喜之中,亨利更愿意一路走到车站并赶上第一班离开此地的火车。

此刻,他们面对面坐在卧铺车厢里。亨利总算能静下心好好把整件事重新想一遍。因为这场骗局,他放弃了在比利那儿收入低微却十分甜蜜的差事——他这样做倒不是为了那个小鬼,而是为了路德带给自己的美好回忆。现在他已在归程,他又回到了时时处在联邦调查局官员追踪中的危险生活,又回到了那荒谬的游戏之中。不过只要他愿意,他倒是多了个年轻的伙伴。

他从来没有刻意寻求过同伴。成功行骗之后,他往往除了一口好烟、一杯好酒、一个好觉之外什么都不想要。他向那小鬼笑了很久才掏出了一根新的雪茄并点着了它——那是专为庆祝这样的胜利而准备的昂贵的哈瓦那雪茄。

那小鬼似乎把他的举动当成了畅饮的信号。他从自己的箱子里取出了一个酒瓶——那是瓶香槟,真正产自法国的香槟。亨利觉得那一定是从店里的吧台上拿的。他很想知道这小鬼怎么会有时间拿酒。这会儿小鬼觉得开始他们的庆祝正合适,于是亨利便也欣然加入。

“我们需要干杯,”小鬼说道。他一直努力保持着明快的语调。“敬路德?”小鬼说话的时候眼睛却望着别处。他小心翼翼地在水槽上方旋开瓶塞,在两只玻璃杯中倒了些酒。当他递过杯子时,他们的手指相碰。而他却始终抓着自己的那只酒杯,似乎会永远那样紧握下去。

“当然,”亨利表示赞同,“敬路德。”他呷了一口冒泡的香槟,而小鬼则将自己的那杯一饮而尽。但亨利其实早在遇见这小鬼前便向路德敬过无数次酒了。他更愿意向前看。他拿起酒瓶,给两人都再次斟了满杯。“敬你的第一场大骗局,怎么样?”

他们再次碰杯。这一次,小鬼喝得慢多了。慢饮的时候他透过睫毛望着亨利,笑容羞涩。自从他们相遇之后,亨利从没见到小鬼用这样的目光看过任何人。他吃惊地意识到自己竟然始终在观察着并需要着这个小鬼,尽管他并不愿意向自己承认。

小鬼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搭档的。如果那目光是种邀约的话,他将要带来的可比简单的合作要丰富得多。亨利觉得那就是种邀约。他觉得这很不错。

评论(10)
热度(9)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