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Out of Africa】【无授权渣翻】昨日不过今日之回忆,明日不过今日之梦想。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9139

Yesterday Is But Today's Memory, Tomorrow Is Today's Dream

在丹麦,她梦想过自由与婚姻,也梦想过小有所成。吸引她的并非自己与布里克森所规划的具体事宜,而仅仅是这样的念头本身。对于她而言,婚姻与独立并不相互排斥;相反,它们甚至可以兼容。当她尚未结婚时,她须得依靠母亲,也必须服从于传统的道德规范——对此她完全不屑一顾。成为布里克森的妻子给了她未婚女人仅可梦想而难以真正拥有的自由,她希望尽自己所能利用好这份自由。(她当时尚不知道布里克森对于她与她母亲寄来的钱也是这样想的。)

现在,身处肯尼亚的群山脚下,她不再如以往般多梦,因为她已经拥有了一切曾经向往的东西。世上不会有事物比她的梦想更加美丽,但现在她所拥有的更为美妙——比她最狂热的希冀与梦想都要美妙一千倍。她有一座农场,有一个挚友;她有真正的生活,有真正的恋人。当她的咖啡树第一次开花时,她在树间起舞,光脚触碰着脚下的热土。那色彩斑斓的大地啊,仅仅凝望着这土地,那动人心魄的美便可使她缄默无言。那会儿她意识到,自己已然真正找到了始终找寻的东西,而自己得到的甚至比梦想中的更为丰富动人。

当她与邓尼斯共处的时候,她根本不再做梦。夜晚她不再有梦,因为当白天自己为他讲述故事的时候,自己经历的一切已经宛如梦想。童话,神话,爱情悲剧,她熟悉它们所有,并且源源不断地为他编织着新而不同的故事。对他们两人而言,这都是一种逃离,对于庸常生活中困境的逃离。这是他们共享的纽带,这种联系编织起他们之间的网,让他们一点点靠近彼此,直到一道飞越非洲的碧空。她为他讲述故事,他带她翱翔天际。(他无法回报她以同样精彩的故事,而这便是他对于那些故事的答谢。)他们相互给予,直到她想要拥有超出他所愿意给予范畴内的东西。结束这一切的决定让她心痛不已。(他同样是如此,尽管他并没有说出来。)

此后她又开始做梦,但她再也无法享受做梦的感觉。(他常常出现在那些梦中。然而与其让他在梦中到来,她更愿意白天里他陪伴左右。)她开始时不时梦见丹麦,梦见母亲,有时甚至梦见父亲,而她极难记起他们。这样的事情在她的生命里不断发生。旧日的她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全新而刻板的她,作为男爵夫人的她,不再是灵动而诗意的凯伦。但当她听闻他死讯的时刻,不住颤栗的却仍是凯伦。(后来她离开了,对于归程她早已规划许久。但如今,她对这里已再无眷恋了。)

回到祖国她夜夜有梦。她梦见自己曾经称为家园的土地——那永远留住她的恋人也带走她的心灵的热土。此刻,她的梦比任何时候都更为真实动人。


评论(9)
热度(2)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