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骗中骗】【无授权渣翻】Letters Hom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755

虎克正在费劲地往信封上写着地址。当亨利走进来的时候,他抬起头,吓了一跳。

亨利给了他私密的空间,他转身将大衣挂在挂衣钩上,随意地说道,“那家伙好像快要上钩了。看起来他正在到处打听我们的事。”

“他问对人了吗?”虎克发问声中带着笑意,亨利听得分明。

“问的全是对的人,”亨利回答,回以虎克一个微笑。然而所有“对的人”要么是已经被买通了的,要么本身就是骗子。不管问谁,他所听到的只会是有关亨利性格的描述或是关于虎克的不甚分明的谣言。虎克这回要扮演的是诱人上钩的角色,而亨利扮演的则是不动声色的局内人。因此在骗局开始前,他们必须使他们的目标人物树立起对虎克的信任。亨利承诺,下次他们定会交换角色——自己来诱人上钩而虎克充当内线。虎克将负责雇佣成员、记录花销,将决定如何进展骗局以及怎样支付各位参与者。而那时亨利将会抛出诱饵。

亨利和虎克或许称得上搭档,但他们却并不共用同一个账户。

亨利踱到窗边,经过桌边时他略略瞟了一眼。虎克的字迹潦草而笨拙。这样的字迹对于他此番扮演的满心不安的内鬼倒是合适,不过轮到虎克充当内线时,他显然需要把字写得更好些。而在这些思绪产生之前,亨利便已经看到了地址。

“你还在和阿尔瓦联系,是吧?”

“当然,”虎克回答。三个月前他说得更多,他说到自己亏欠路德和阿尔瓦多少,说到他们是如何将他培养长大,说到自己曾对此多么敏感和抗拒。但他终于意识到亨利不会让他失望——至少,亨利绝不是只顾自己的人。

“介意我也写上几句吗?”

当虎克摇头时,亨利摆了摆手让他离开座位而自己坐了下来。他拿起一支别致的钢笔,将一整张纸铺展在面前,流畅而迅速地写了起来。他知道虎克正看着那整齐的印刷体和他飞快的书写速度。如果虎克想要扮演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富人,他便必须像亨利那样写作。

他知道虎克正从他的肩后看着他动笔,因此他写下的多是陈词滥调——希望你好好的,活跃于同一领域的共同的合作伙伴J.H.,希望能在大急流城住上几个月,给你最好的祝愿,诸如此类平白的套话——然后他用极潦草的字迹签了个名,墨水也恰好干涸。接着他掏出了钱包。

“阿尔瓦很难到手大面额的钱,”虎克说道。“监狱里的人会盘问的。”

亨利想说他早就知道了。但虎克主动告诉他自己需要注意的事情却是极难得的。现在他可不想让虎克扫兴。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掏出了几张二十元面值的纸币。

纸币被夹进了他的那张信纸,信纸则被塞进了信封,他假装自己没有看见从虎克信纸中露出一角的绿色纸币。他抬头看了看虎克,后者在封上信封时向他点了点头。

他若有所思地将拇指在信封封口处按了按。他们已经成功骗过了罗纳根,那感觉极好,但有时亨利希望他们能做到更多。他们所完成的还绝不足以作为对于路德之死的偿还。路德并不是他失去的第一个朋友,但就在他第一次失去朋友至路德惨死这段时间里,亨利开始慢慢意识到他们这代人已经步下了他们辉煌的巅峰而渐渐向低谷靠近。当遇见年少剽锐而身怀绝技者时,他觉得自己或许是时候金盆洗手了。

虎克温暖的手掌覆上他的肩膀,将亨利倏然拉回了现实。 “我仍然想念他,”虎克说道。

亨利点了点头。他同样想念路德。但现在他拥有路德最后一个学生的陪伴,而且虎克是那样年轻聪明,又每每让自己忆起旧日往事。虎克还有不少需要学习的东西,而一点点教他又是那么有趣。看来自己还远没有到考虑退休的时候。

亨利站起身,将信封递给虎克。他说道,“你可以把信寄了再给我买杯酒。然后我会给你讲我认识路德的故事…”

评论(11)
热度(8)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