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s."

【落水狗/白橙】【无授权渣翻】如何向一个吸引你的人开枪。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33318

How to Shoot at Someone Who Outdrew You

一切都在以缓慢的节奏移动。

空气在灼烧。空气怎么会灼烧?然而弗雷迪身边的一切确乎都在燃烧,每一粒地上的尘埃、每一缕吹入仓库敞开大门的微风、每一滴落在他身旁的鲜血都火热灼人。

他不知道现在几点,此刻时间本身已显得愈来愈不真实。此处烟尘弥漫,其间躺着自己沉睡已久的良心忽然苏醒时所射杀的那个人的尸体。

这样做是有道理的。自己本来便应当如此。

他获得了世上最美好的东西——拉里日复一日给予他的爱与关怀。尽管如此,他却始终认为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

马文正在号哭,拉里仍与艾迪和粉先生同在某个地方,弗雷迪攥在手中的枪因方才的射击而灼热,维克倒地时的巨响被自己脑海中的轰鸣声淹没。

停下!停下这一切!停下这场噩梦!醒醒吧!

但这不是梦,尽管他已经流了太多的血,足以使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而遥远。

他在和那个年轻警察谈话吗?还是这仅仅是自己脑海中的错觉?

拉里一路小跑进入了仓库,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倒地的维克。他不曾停步。他目不斜视。他径直赶到弗雷迪身边,好像弗雷迪配得上自己交付一切。

善良的拉里。无私的拉里。

那个该死的混蛋或许是个杀手,也可能是个贼或罪犯。但弗雷迪确信自己绝对配不上他交付的真心。

他希望死亡快些来临。他甚至为之祈祷。无论怎样死去都行。他渴望获得解脱,渴望消隐入那已经环绕自己的虚空之中。

然后艾迪开始摇晃手中的枪。如果弗雷迪不清楚他们的经历,他一定会认为艾迪爱着维克。

或许他的确爱着维克。谁知道呢。奇怪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弗雷迪想。此刻他注意到,艾迪和拉里维护自己“同伴”的方式竟是如此的相似。

他眼前早已模糊一片,但出于某些原因,过度的失血还没有使他失去自我保护的本能。他仍在为自己辩解,要命的是,拉里也在为他辩解。

他就不能让这一切变得简单点吗?

当乔带着与艾迪相同的愤怒走近的时候,弗雷迪反而放松了。这一切差不多要结束了,警察们可能在任何时刻冲入,而他也时刻可能获得那自己应得的不光彩的死亡——他将被孤孤单单地抬上救护车黑漆漆的后座,再也望不见拉里那时射向自己的目光里的鄙夷。

这一切任何时刻都会发生。任何时刻都会。所以快些到来吧,任何一秒都可以。

没有人出现。没有救兵,没有银甲的骑士拯救弗雷迪免于最终的耻辱。这里只有将枪口对准弗雷迪的乔和瞄准拉里的艾迪,而拉里…拉里仍在维护弗雷迪。

他甚至愿意为这孩子赌上生命。为了这个该死的小骗子。

枪声在仓库里回响片刻,弗雷迪琢磨这一切都该结束了。或许拉里死了,或许他临死之时仍想着弗雷迪是值得自己为之交付生命的。

但他过来了,他忍受着腹部灼烧般的痛楚挣扎着爬向弗雷迪——来看着弗雷迪,来拥着弗雷迪,来安慰着弗雷迪。

他憎恨自己。而他憎恨自己的程度却与需要拉里的程度等同。当世界在他眼前愈来愈模糊的时候,他需要拉里,他需要被拥抱与爱护。他在哭泣,但过度的失血已经使他流不出哪怕一滴泪水。

“看来我们还要…再坚持一会儿。”

弗雷迪欠拉里一个真相。拉里值得自己为之付出更多,他从不该被卷入这趟混水之中。但此刻隐瞒却再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了。

所以他告诉了他。拉里的呜咽声比子弹穿透身体的声音还要苦楚。

“我很抱歉。”这样的道歉没有任何意义,一如此刻统统失效的平日用于致歉的语言。

弗雷迪等待着那发自己渴求已久的子弹,但拉里仍在犹豫。他仍在抚着那小叛徒的面孔,仿佛此刻仍是他无数次轻抚过这孩子面孔的共处时光。

他等待着。每一秒钟都可能是自己这一生的定格。但在拉里的臂弯里定格下这一生,总要好过自己所知的这一天末尾必然等待着他的结果。

警察们来了。那些该死的蓝衣混蛋就在那里——他们来得太晚了。这场混乱之后,弗雷迪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什么警察。他不是罪犯,也不是警察。他什么都不算。他不属于任何地方,而只会在任何自己所处的地方立刻设法融入而求得生存。

他只配死亡。这是唯一公平的裁决。

拉里一直等到警察们用枪指着他的面孔。他用弗雷迪已再也难以听懂的语言叫喊着。那声音就像砖块般沉重地砸在他心上。

不到他们可以一道离开的时候,拉里便绝不杀死弗雷迪。

在这场灾难之后,在被无情的背叛、可耻的欺骗与随之而生的心碎折磨得精疲力竭之后,这可怜的家伙却仍爱着弗雷迪——他甚至无法忍受自己生命的哪怕一个片刻失去他。

为一个警察送上自己的生命。多么讽刺。

当拉里扣动扳机的时候,弗雷迪用自己垂死的双臂紧紧地抓住了他,像是将他嵌进自己生命里——无论即将到达天堂、地狱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他都已准备好了。

无论到达哪里都没有关系。因为拉里将与他同去。

Freetalk:

这是一个周二要交的论文还没肝完还在摸鱼的我。

但是本命生日还是想出现一下+看到前几周落水狗这伙人二十五年周年翠贝卡重聚,就非常想翻落水狗相关,之所以翻这篇还是因为短[×]

祝TR生日快乐,平安幸福。

其实TR的角色西皮白橙应该是第二喜欢,真爱永远是小奥德萨里的兄弟,希望有生之年能吃到粮[虽然估计有生之年基本没可能了但还是要期待一下😂

评论(5)
热度(17)

© Harry Haller | Powered by LOFTER